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然戚盛天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问她这个问题,一定是问柔柔。

    “有道理。”他点点头,目光掠过她粉嫩的唇瓣,狡黠的一笑,低头吻住她的唇瓣。

    “唔唔唔……”

    她们不是聊天的吗?怎么亲上了?

    感觉真不错,他就是忽然想亲了,没有为什么,只是想,就做了。

    林知晓被吻得七晕八竖,她的意识渐渐会龙的时候,她的双腿夹在他精壮的腰间,她手里的文件散落在了地上。

    她竟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地上的。

    “戚盛天,你放我下去,马上有个国际会议,我如果不把资料拿去,如果我被炒鱿鱼了,一定拖你下水!”她偏过头,好不容易有了喘息的机会,一定好好的说清楚。

    “我不是怕你拖我下水,你拖我下海都可以,只要你陪我一起。”他视觉得不能再刺激辰哥了,感情不如意,让他的工作顺心一点。

    于是……

    他强压住身体的欲望,放她下来,还主动低身将地上的资料捡了起来。

    林知晓整理着衣服,接过他手里的文件,“我才不要拖你下海,更不会和你一起,如果你要跳海的话,记得叫我,我一定推你一把,不然踢你一脚也可以。”只要能让她报仇,她的第一次啊!

    就那样没有了!

    没有了!

    她现在还耿耿于怀,什么印象都没有的第一次!

    “晓晓你的心可不能比嫂子狠!”他如果被她在婚礼上抛弃,他不知道自己会怎样。

    “你相信我,女人的心一旦狠起来,是没有边际的,要多狠有多狠。”她笑了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视线下移到他的下身,瞪了眼。

    戚盛天下意识的也看了眼她刚刚视线所及的位置,“晓晓,你想要记得来找我。”

    “找你妹夫!”

    “我没有妹妹!”

    她明明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戚盛天装傻充楞。

    国际会议景北辰懒洋洋的,看起来像是在认真听,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听。

    结束之后,林知晓等人先出去了,只留下戚盛天和景北辰两个人还在偌大的会议室里面。

    “想说什么?”景北辰冷淡的开口。

    戚盛天俊脸一笑,走到了他的身边,低头看着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在心里组织了良久,才开口问道,“辰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嫂子的事情?”

    不然一向冷静的嫂子怎么可能在婚礼上跑了!

    他忽然紧紧的捏着双手,又倏地松开,端起面前一直没有喝的咖啡提神,他昨晚又没有睡觉。

    她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可现在……

    别人都以为是他对不起她吗?

    他连其他的女人长什么样都记不清楚,难道他还能出轨不成?

    “没有。”他冷冷的说了句,冰冷的咖啡送到他的嘴边,抿了一口。

    没有?

    没有嫂子在搞什么?

    后悔了?

    还是她移情别恋了?

    戚盛天的眼眸忽然瞪大,看着景北辰头上黑亮的头发,小声的问道,“辰哥,不会是你头上变了色吧?”

    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