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对这幅画的心理预估价位是多少?多少钱可以买?”他扬高了音调对已经走远了几步的温念瓷喊到。“我们可以好好商量商量。”他又补充着。而此时听到男人这番话的温念瓷已经停住了脚步,她回头定定地看着男人的面容,思索着究竟要不要买这幅画,毕竟她这么喜欢这幅画。最后她缓缓地伸出了一根手指。男人显然也看见了这一根手指,有些气急败坏般地说着。“我靠,你砍价也太狠了点吧,居然十万块钱就想买到这么好的画。”温念瓷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着,她摇了摇头,微微启唇:“不,我说的不是十万,而是一千。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买了。”他之所以叫住眼前的这个女人买画是因为直觉这个女人一定是一个懂画并且出手阔绰的女人,没有想到她居然如此砍价,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仿佛在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温念瓷,愣了足足有三秒才缓缓开口:“你脑袋没事吧,一千块买王时敏的真迹画作,是不是在做梦呢?”这倒有趣了,自己还没有说他是一个卖假画的,他居然还恶人先告状,一副信誓旦旦的卖着真品的模样,如果是真品的话应该是很多人抢着要吧,又怎么会沦落到在大街上面摆地摊的地步。温念瓷不免觉得有些好笑。“我当然没事,我看有问题的人是你吧,在大街上面卖一百万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人买,我真是疯了才会在这里和你磨磨唧唧地浪费时间。”她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话。“十万,一分钱都不能再少了。”男人压抑下怒火,咬着牙说着,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一千,不然我就不买。”温念瓷继续讨价还价道。“五万,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我真的缺钱,不然也不会把这些真品贱卖掉。”男人说着,眼神中尽是痛惜,一副舍不得的神情。温念瓷心中不懂,更加确定了这就是假画,不然怎么会一开始出价一百万,现在被自己轻而易举的砍掉了这么多的价。这个男人可能是想找到一个可以好好宰一顿的冤大头吧。她已经没有了耐心继续和男人讨价还价,头也不回的走了。看着温念瓷的背影,男人知道这回算是彻底的没戏了,于是拿着画作跑到温念瓷的面前说:“我老实跟你说这是真品就是真品,如果不相信你可以拿去鉴定,这样吧,一万块,我真的急需要用钱。”温念瓷的视线停在画作上,没有说话,画面上戴着草帽的人栩栩如生,正在乘船的动作灵巧而熟捻。即使她看过这么多画,可是没来都没有动过要买下哪幅画的念头,而这是第一次想要买一幅画。罢了,不管是真是假,只要自己喜欢就好,毕竟人这一辈子很难碰见真心喜欢而且合眼缘的东西。而这一幕刚刚巧被秦慕雅看到了,刚刚在拍卖会场上面她和温念瓷抢那幅画,本来有沈嘉谦给温念瓷那个贱人出头的,不过幸好还是自己得到了这幅画。在拍卖场的时候,自己就一直注意着温念瓷的眼神,知晓她十分喜欢这画,如今自己得到了这画,自然是得意不已。想要在温念瓷的面前炫耀一番。只是她没有想到温念瓷是这样一个胆小鬼,居然因为没有拍到那幅画偷偷的跑了,不过没关系,她已经跟着温念瓷出来了。这才看见温念瓷和一个小摊贩一直都在讨价还价,定睛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手中这幅画的赝品,她嗤笑,想不到温念瓷居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买不起正品,买赝品也一副讨价还价的姿态,穷人的穷酸相真是显露无疑。于是秦慕雅微扬着下巴,施施然地走到温念瓷的跟前,带着千金小姐惯有的傲慢轻笑:“温念瓷,我真是可怜你,买个假货也讨价还价。穷人就是穷人,还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娇矜跋扈的大小姐走之前也不忘重重地撞温念瓷一下,将温念瓷的肩膀撞得生疼,温念瓷没有预料,只能被突然出现的秦慕雅撞退了好几步,还好眼前的男人扶住了她,她才不至于跌倒。这么没有素质的人让眼前的男人一阵暴怒,他冲着秦慕雅的背影喊道:“只有穷酸的人才会说别人穷酸,你还好意思笑别人,自己买了赝品还不自知。”但是温念瓷没有对秦慕雅刚刚的举动却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她已经熟悉秦慕雅的性格了,和她较气只会自降身段。只是双手轻轻的抚摸住肚子,感受着腹中的胎儿是否有什么异样。伤害自己可以,但是谁伤害自己的孩子她是不会放过谁的,这是一个做母亲的本能!她的情绪已经平复,眸色一深,看向男人手中的画。“谢谢你刚才扶了我一把,我很喜欢这幅画,你帮我包起来吧。”良久她才这样说着,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就将送给未来宝宝的礼物了,刚刚眼前的这个叔叔救了你呢!“好的,你等一等。”男人听见温念瓷这话立马就回到自己的摊位面前,小心翼翼地将摊开的画收好,然后放在一个包装精美的袋子中装好。他一边包装着一边絮絮叨叨地对温念瓷说着这画的历史典故,又详细地告诉温念瓷画的保存方法,仿佛一个男人正在失去他的恋人一般难受,看着他这幅神情,温念瓷也有些微微动容。她扬唇微微说着:“我看你也不是什么没有知识文化的人,怎么会沦落到在街上摆摊的地步?”男人正在绑着画的手顿住了,然后沉默良久才说:“正是因为书读的太多了,所以桀骜不驯,所以落得了今日的地步。”这短短的一段话,之后他便不再言语,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闷。嗯,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温念瓷心中微微的想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