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丁长林送走金克兴后,赶紧给洪玉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丁长林就说道:“玉姐,谢谢你,真心诚意地感谢。被老板叫去交接工作去了,早该给你打这个电话。”

    洪玉一听丁长林如此说,淡淡地笑了笑说道:“能帮到你,我就满足了。好好干,你的未来是一片光明。”

    “我听玉姐,一定会努力的。对了,玉姐,祁总接了风水先生过来了,明天去靖安市,后来去康洛市,等我回来后,要在你这里定一座酒,有十多人,场面大一点就可以的,祁总记她帐上,酒用XO,其他的,玉姐帮我把把关,可以吧?”丁长林本来应该亲自去找洪玉的,一来感谢,二来安排这件事,现在看来,他没时间了。

    “好,交给玉姐安排,你好好准备去反贪局工作吧,有什么需要的,随时找我,我能帮到的,一定会尽力的。”洪玉很实在说着,她此时悬了很久,很久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终于培养出丁长林这个年轻去了她认为应该去的位置了。

    “好,我去工作了。本来应该亲自面谢的,交接工作实在忙。”丁长林解释了一句。

    “姐知道,你忙吧,姐挂了电话。”洪玉提前挂掉了电话,她没走眼就行,这么多年来,卡在咽喉里的刺拔不出来,那种痛,只有洪玉自己知道!

    洪玉把手机放在了一边,眼泪却在这一瞬间如决堤的大海一般,浪涛汹涌。

    洪玉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多年来了,她以为她不会再哭,她以为她可以忘掉妹妹洪秀死的惨状,可是她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洪秀死不瞑目的样子,她如同发生在昨天一样,历历在目。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洪玉在洪秀坟前发下过重誓,她一定要为洪秀讨好一切,一切,这一天,她等得太久,太久。

    洪玉任由眼泪肆意奔流,她很清楚,过了此时此刻,她又要开始伪装自己,又要开始装成坚强如铁,装成没有眼泪的男人一般,时间把她淘成了一个她自己都不敢相认的人,她现在到底是女人还是男人,洪玉有时候真分不清楚!

    丁长林根本就不会想到他的一个电话,让洪玉哭成了泪人儿,更不会想到他走到这一步,是洪玉一手一脚在背后用了很大的推力,他此时只知道洪玉在真在帮他,洪玉为什么要帮他,他一无所知,甚至还带着说不出来的复杂和防范。

    等丁长林收回情绪后,他认真要开始思索,晚上如何对路天良提自己查办靖安市货运机场一案的想法,如何在这个想法之中顺理成章地提到让秦方泽继续下乡研究的事情,这两件事看起来牛马不相及,可丁长林却要想办法把这两件事揉成一团,如何揉得不让路天良看出秦方泽急于上位,这就要看丁长林的本事。

    丁长林很清楚秦方泽下乡研究的真实目的,他想接位谭修平一职,此时的他,不仅仅对手是谭修平,还有一个强大的对手就是商丘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