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让丁长林意外的竟然是他一出省府大院时,老远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埃尔法,原来祁珊冰是到了省府这边才给他打的电话,这更让丁长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对比。

    丁长林还好没想着去安慰吕铁梅,真要安抚,就是没完没了的数落和抱怨,祁珊冰的电话都打不进来的,但是丁长林内心还是隐隐不安宁,毕竟吕铁梅在特殊的环境里给过他最最至真至诚的爱情,无论他爱不爱这个女人,他曾经需要过。

    等丁长林急步走到埃尔法车旁时,祁珊冰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看着丁长林说道:“行动还算快的,你来开车吧。”

    丁长林“嗯”了一声,接着说道:“我和先生打声招呼吧。”

    祁珊冰点了一下头,领着丁长林绕到了风水先生坐的那一边,门自动打开了,祁珊冰对着后座的风水先生说道:“师傅,这是我昨天给您讲过的丁长林。”

    丁长林朝后座看去,一身唐装的朱先生极富态,看不上去倒不老,但是眉目之间藏着对岁月洞悉一切的智慧,这让丁长林由衷地敬重,不像那些满身满手腕全是佛珠的人,动不动就扬起手腕的佛珠,生怕别人看不到他全身的佛意一般。

    “朱先生好。”丁长林真诚地问候了一句。

    “小家伙不错,不错。眉清目秀,一看就是一个走正道的人。小冰啊,有这样的人在你身边,师傅也就安心多了。内地不是香港,更不是美国,师傅一直悬着一颗心,担心你冲动,激进而中了别有用心人的圈套。”朱先生慈善地看着祁珊冰说着。

    丁长林一怔,朱先生竟然是祁珊冰的师傅,昨天没听祁珊冰提过,可从朱先生的话中,丁长林很清晰地听出来了,昨晚他和祁珊冰没少提到他。

    “谢谢朱先生的夸奖,我先回驾驶室开车了。”丁长林尊敬地回应了一句后,就急步朝驾驶室走去。

    祁珊冰钻进了后座,坐在了朱先生身边,笑嘻嘻地说道:“师傅,跟着您好几年了,别的没学会,阅人的本事还是学到了一些。这小子身上藏着一股积极向上,敢于进取的气,这可是我从师傅您这里学会的东西,我还是很好学的吧?”

    “你就皮吧,学什么都是三分钟热情。当初我不收你时,你就坐我门口耍赖,为师第一次拿这种皮徒弟没法子。”朱先生也笑着回了祁珊冰一句。

    在前面开车的丁长林一直在认真听祁珊冰和朱先生的话,才知道祁珊冰涉足还真是广啊,他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原来只停留在表层。

    “师傅,我不是三分钟热情,我是没时间,公司太多事情了,我天天要决定一堆的事情,根本没大块的时间跟着您修行,等我真正找到接班人,生意上的事情有个副手代理时,我一定跟着您一边修行,一边好好学您身上的本事。”祁珊冰这次没玩笑,而是一本正经地说着。

    “前面这个小子如果跟着你做生意也是一把好手,他面相喜庆,招财进宝。”朱先生突然指话题指向了丁长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