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丁长林尽管不是衣锦还乡,可是离开的人再重返旧地时,心情异样的复杂,这里留下了丁长林太多的回忆,好的,不好的,都在这里出发的。

    长乐镇镇政府还是到了,一下车,丁长林就看到了镇委书记普成功,镇长古文治一脸笑容地迎了上来,普成功和古文治不像耿前进和邱奕洁那般直奔齐高明,而是双双走到了丁长林这辆车边,丁长林还是很有些激动,至少在普成功和古文治眼里,丁长林和他们的亲密关系还在,如同难兄难弟见面一般,两个人一来,直接把丁长林给抱了起来,这一抱,一旁的朱先生和祁珊冰全笑了起来。

    “想死我们了。”普成功和古文治放开丁长后,捅了他一拳。

    “两位老哥还好吧?”丁长林笑着问了一句。

    “好,好好,充实。”还是普成功应了一句。

    丁长林不能多说,赶紧领着普成功和古文治走到了朱先生和祁珊冰前面,指着朱先生和祁珊冰一一替普成功和古文治介绍着,同时也给朱先生和祁珊冰介绍了这两位和他一起共同战斗的老哥们。

    齐高明、沙荣川和吕铁梅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普成功和古文治这才和市里的三位领导打招呼,他们的这个小举动挺让祁珊冰意外的,她毕竟是个商人,而且她一旦来投资后,还得讨好这些地方官员,哪怕只是一个小镇的领导的,但是普成功和古文治还是拿丁长林的友谊第一,客人第二,比银矶镇的耿前进实诚多了。

    普成功这个时候看着朱先生和祁珊冰问道:“两位远方的客人,是直接去冯道主题公园那边,还是去接待室喝喝茶再去?”

    齐高明的目光看向了朱先生,沙荣川的目光看向了祁珊冰,吕铁梅又是看丁长林,丁长林余光里全看到了,可他想看到的人却是米思娣,离婚后的米思娣现在不知道如何了,离镇政府这么近,这小媳妇就一点看热闹的心没有吗?

    丁长林其实想错了米思娣,她不是不知道丁长林今天要回来,而是她在赶制一副宫廷秀,上次由齐高明带队,普成功和古文治把她一起带到成都后,米思娣才知道原来一件宫廷秀可以卖到上百万,她认真地看了那个绣法,觉得自己也张绣得出来,只要绣出一副来,她就有钱替丁长林再买房子,就有钱让丁长林不再靠借钱过日子,所以从成都回来后,她一头扎进了绣品之中,哪怕知道丁长林回来了,哪怕听到了镇政大院里的欢笑时,她都强迫自己不要出去看一眼,强迫自己不要分心,要给丁长林一个巨大的惊喜。

    丁长林偷着朝米思娣的门店看了几眼,这女人就是没出来露面一下,直到朱先生和祁珊冰一直要求直接去冯道主题公园时,丁长林才不得不上了车,但是他自始至终没瞧吕铁梅一眼,气得吕铁梅的心说不出来地难受,真是一个白眼狼,把他推出去后,他眼里半点没她的位置不说,还当着她的和邱奕洁眉来眼去。

    上车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冯道主题公园,打造冯道主题公园的孟兴旺老总,还有长乐村的冯书记已经等在冯道主题公园门口,主体建设都已完工,绿化部门还有道路的硬化还在作最后的修理工作,但是整个基础是丁长林当初设计的那样,特别是丁长林仿写出来的《权经》已经用碑文的形式一字排行地陈列在文化长廊里,而且整个设计得古色古香,这是孟兴旺打造得最用心一条长廊,他很清楚,每次的领导审阅,这条长廊一定是必看之地,没什么比文化更好拿出来做文章的事情了。

    孟兴旺这是从丁长林哪里受到了启发,他和冯书记带着村里的人排成了一排,训练出来的乐队此时派上了用场,锣鼓喧天,热闹异常,特别是冯书记,他可感谢丁长林了,把自己的儿子一步步推到了章亮雨身边做了司机,听说下一步就是让冯海涛参加内招考试,争取把冯海涛的身份给改变一下,这是冯书记没料到的,一个宝贝儿子的前途可是冯书记的一切,何况现在的丁长林已经到了省里,今天重回冯道主题公园也是由市里的书记和市长还有组织部长亲自陪同,可见丁长林现在的派头很大的。

    丁长林也没想到孟兴旺和冯书记准备得这么热闹,老远就听到了锣鼓之声,这让朱先生和祁珊冰都挺意外的,对丁长林说道:“我们就是来看一看,怎么搞得是回来投资一般,这般热情地欢迎我们,我好感动啊。”

    “哈哈,祁总,要是被感动了,就来这里继续投资。这是我规划的主题公园,整个小镇了也是我规划打造成特色小镇,因为这里有梯田美景,以温泉文化,还有冯道老人家的风水文化,当然风水文化只敢私下宣传,不敢拿到官方上去宣传。”丁长林说到这里,把话题又转向了朱先生。

    丁长林回到长乐镇比在银矶镇的感觉真的不同,这里的每个人,每寸土于他来说特别地亲切,特别是无论是普成功还是古文治,还有此时的锣鼓喧天之声,都特别地让丁长林感动。

    “朱先生,您今天看看我设计的这个主题公园,还有文化长廊,当然了,最主要的是帮我看看冯道墓真有那么灵吗?听说摸过冯道墓的人都升迁了,例如我老板,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时候,好多人私下传,他喜欢来这里,就是每次都要去地下摸摸冯道的那口棺木,您今天可能去墓下看看吗?”丁长林很神秘地说着,其实他很想从朱先生嘴里验证民间流传的东西是不真的。

    丁长林可是睡过冯道棺木的人,如果摸过的人都能升迁,他这个睡过的人,一定也如冯道老人家一样,步步升迁的同时,步步不倒,成为历史长河之中,唯一一个伺奉那么多君主而屹立不倒之人。

    不倒翁的精神,是每一个身在官场之中的最希望的,丁长林当然也不例外,说他不信是假的,他也越来越相信老祖传们传下来的这些神秘学科了,那不仅仅只是迷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