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丁长林越想让自己装成没事一样,越是发现心都在抖动,车子还是被他开歪了。

    “长林,你怎么一回事啊,今天很有些不在状况之上,这个女部长到底和你啥关系?”祁珊冰又追着问了一句。

    “祁总,我提拔成副局长是吕部长和齐书记顶着压力冒险提上来的,这次接待工作上的事情,她对我很大意见,来之前,她给我打过电话,批评我半天,我没接受,她反正挺不高兴地挂了电话。”丁长林不得不简单地给出了一个理由。

    “真是这样吗?”祁珊冰八卦之心好重,追根问底般继续问。

    “小冰,女人是不是特别喜欢关注别人的这些事啊?”朱先生笑着接过了祁珊冰的话。

    丁长林装成认真开车,提速了一下,跟上了前面的车,前方银矶镇看得见,丁长林松了一口气。

    后面的祁珊冰这个时候大笑起来,丁长林问了一句:“银矶镇镇政府到了,吃完饭,朱先生需要休息一下吗?”

    “不用了,直接去拜拜冯道老先生。”朱先生回应了一句,他其实很清楚,丁长林和吕铁梅之间没那般清白,只是祁珊冰如此刨根问底时,他还是要替丁长林解解围,男人嘛,有几个女人正常。

    “好的。不喝酒的话,就快。回省里也早一些,今天辛苦朱先生了,要早点回去休息。”丁长林很些感激朱先生替他回避掉了吕铁梅的事情,他很是复杂,但是吕铁梅虽然频频看他,其他的还正常,到底当大领导的人,哪怕内心疯风暴雨,也能面不改色。

    等到了银矶镇镇政府大院后,丁长林的车一停好,齐高明就过来了,他动手要去拉车门,想替朱先生开车门,手刚一碰,门自动开了,他才知道自己这是多此一举了。

    丁长林把齐高明的神态全看在眼里,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很有些同情齐高明,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奉朱先生为圣人一般,他全部的希望和未来都压在朱先生身上。

    丁长林看来要和朱先生谈一谈,借着这个机会,让齐高明来省里任一个职吧。把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吓成这样,丁长林不心酸是假话。

    朱先生其实也看到了齐高明的举止,他和祁珊冰从车子里钻出来后,他很亲切看着齐高明说道:“齐书记,谢谢了。”

    齐高明一见朱先生这般和自己说话,如同被最大的领导接见一般,满脸全是那种受宠若惊却又无比骄傲的神态,他亲自带着朱先生朝着镇镇政府食堂走去,一边走,一边对朱先生解释般地说道:“朱先生,委屈一下,不好意思,中餐就在食堂里吃,晚宴在市里好好请请朱先生和祁总。”

    “晚上,我们回省里去,明天还要去康洛市,要好好休息,今天消耗了不少气力。”朱先生接过了齐高明的话说着,他说的是实话,这种活,不懂的人以为上嘴唇搭下嘴唇,其实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