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齐高明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后,丁长林还是很感动的,虽然齐高明的心气尽失,可至少他没参与其中,他就不会去阻止丁长林进入靖安市了。

    齐高明把该交的底都交了,于他而言,他也是对得起丁长林了。

    “齐书记,长林虽然年轻,但是齐书记的这份恩情,长林一定牢牢记住,您放心,我会小心谨慎,也会一查到底的。”丁长林也把自己要查这起案子的决心亮了出来,路天良要什么,丁长林已经非常清楚。

    江吕兵能支持丁长林,于他而言,他就非常感谢,想指着江吕兵亲自来查这个案子的可能性基本没有,这一点,丁长林还是有个清醒认识的。这年头,表面上称兄道弟容易,与自己一起孤身闯虎穴的兄弟就是少之又少,不给你麻堵,不给你下绊,于丁长林而言就是最大的帮助和义气。

    齐高明也知道丁长林要破釜沉舟,这一点他已经无能扭转,没想到这才多久,这个当初被秦方泽发现,自己和吕铁梅顶着压力提拔上来的年轻人,这么快就受到了全省首脑的认可和重用,他还能说什么呢?

    长江前浪推后浪,这是规律,遵循吧。齐高明无奈想的同时,目光再一次看向了朱先生。

    朱先生走得极慢,整个环境虽然是被平整过的,但是周边山还在,前方的河还在,背靠群山,面临滚滚而来的河水,最主要的是群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鸡头,而这块平地恰好就如一个巨形鸡窝一般,中间绕山而过的河水就如滚滚而来的财源一样,在阳光照耀之中,水浪金光闪闪,如无数的金子扑面入窝而来。

    银矶是金鸡,银窝是个窝,金鸡下蛋入窝,整个地形地貌形成的大局就是这样,而且这里无论是水路还是陆路都是四通八达,真要在这里做一个如孟菲斯那般牛逼和气派的货运机场,不仅仅对陕北的发展,就是对整个中国货运的运输也是一大缓解,随着物流业的发展和发达,祁珊冰有这样的想法,确实是女中豪杰。

    这一点也是朱先生最佩服祁珊冰的地方,该下手的时候绝对是准,狠,果绝。当年为了造成偶遇首富时,祁珊冰把所有的钱掏出来买了一张头等仓的机票,而且做足了一招制服首富的准备,为了这一天,祁珊冰足足准备了半年,几个女人会有这般心计和魄力?

    踩着首富的肩膀而上,祁珊冰越做越大,西方那么多国家的首脑,祁珊冰都有交往,这样的女人换成一般女子早飞扬跋扈了,可她在这个时候选择离了婚,带着独立的财产收购了一家物流公司,又以劈雷精神回国了。

    这是祁珊冰给朱先生打电话说自己在中国时,朱先生才知道这个女人身上的传奇越来越多了,一如当年她找到自己非要拜师一样,这一次她也是一再要求朱先生要来看看她选的址,没有朱先生的眼光,她对自己的决策信心不足。

    朱先生还在绕圈而行,他尽管已经有了判断,但是他依然在寻找整个地势上的不足之处。这么好的风水之地,为什么之前的货运机场不投资呢?或者是之前投资的人明知道这是一块风水宝地,却无力占有己有,导致这一片地一荒废就是几年。命理之中,这块风水宝地极有可能真属于祁珊冰了。越是有这样的念头,朱先生越是行走得极慢,极慢。

    齐高明和丁长林一直看着朱先生极慢地行走,而沙荣川、耿前进、吕铁梅还有邱奕洁带着祁珊冰去了新落成的银窝村委会,村委会就一个值班的人,耿前进和邱奕洁事先也没通知银窝村这边,把村民搬迁后,这一大片一空几年,无论是村委会还是整个银窝村的村民对镇里的意见极大,很多事情在银窝村这边很难落实下去。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耿前进和邱奕洁都是从在货运机场案之后才到银矶镇任职的,特别是邱奕洁虽然是研究生毕业,基层的工作还是第一站,很多事情完全靠耿前进带领,所以整个银矶镇的工作都有些畏手不进,大家都怕啊,上百亿的钱没了,镇里的财政支出已经是一个赤字,搞什么发展,镇里的老同志就会拿货运机场的项目举例子,一片反对之声。

    耿前进和邱奕洁对现状很是头疼,就在这个时候,听说丁长林要带着国际女富豪投建货运机场选址又要来银窝村,他们不高兴才怪。他们不通知村委会,也是担心节外生枝。

    可沙荣川一见村委会没人上班,皱了一个眉头,看着耿前进问了一句:“村委会就一个人守大门的人吗?其他人呢?”

    祁珊冰见沙荣川要发火,赶紧笑了笑说道:“沙市长,不要惊动其他人,我们就在这里坐一坐,听听耿书记和小邱镇长谈谈镇里的基本情况就行。当然了,银窝村的情况是重点,这个村子里的村民目前安置得如何?就业问题如何?我的项目如果进入,村民们会不会隔三叉四地来现场砸场子等等问题,我都想听听。”

    祁珊冰的话一落后,不仅仅是沙荣川,就连吕铁梅也都吃了一惊,耿前进和邱奕洁就更加紧张了,祁珊冰问的问题一针见血。

    祁珊冰没有如吕铁梅想象那样处处赖着丁长林,特别是她和自己站在一起时,谈的还真是美容,给吕铁梅讲瘦脸针不建议打,但是女人对脸部的护理和保养一定一定要细心,就如培植娇气的洋牡丹一般,好看的东西都极花时间。

    吕铁梅没想到祁珊冰这般大气,和她站着交流美容的时候,目光都没朝丁长林那边瞧上半眼,倒是她自己时不时会忍不住去瞧上几眼丁长林,他一直和齐高明在说话,吕铁梅也清楚,齐高明在害怕,一心想离开靖安市,真要揭盖子的时候,如针挑刺一般,不伤着好肉的可能性极小。

    此时,祁珊冰的问题一问出来,吕铁梅不服这个女人不行。越服祁珊冰,吕铁梅却是越紧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