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辰哥这一招真真是太高了,他以后结婚也不要伴郎伴娘那种杂七杂八的玩意儿。

    此刻的戚盛天绝对没有想到,他以后的婚礼会简单成那样!

    他们两个男人在讲话,其他的人在做着各自的事情,看起来一片和乐融融的场景。

    安雅盼坐在暖暖的面前,时不时的抬眸瞥向景北辰的方向,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安柔偶有偏头,和景北辰的目光对上,她笑了下,没有说什么。

    中午的时候,戚盛天也是留在这里一起吃饭的。

    平时家里四个人吃饭就挺热闹的,今天多了两个人就更加热闹了。

    “辰哥,斗胆问一句,准不准闹洞房?”戚盛天在饭桌上喝了两杯之后,胆子就大了。

    “不准。”

    “没意思,你可是我们中最早结婚的人,你都不准,那我们就……”他注意到一道冷冷的视线扫过,“不闹了!”

    天大地大都没有辰哥的心情重要,他们可不敢在他的婚礼上造次。

    要知道这个婚礼可是从去年筹划到了现在,期间硬生生的从现代的西式婚礼变成了一个汉代中式婚礼。

    不过这一切都是安柔不知道的。

    安柔刚刚听到他们说的闹洞房,心里也是一阵抗拒,她才不要呢!

    结婚那一晚有景北辰折腾她已经够了,才不想陪他们一起玩什么无聊的幼稚的游戏。

    所以景北辰的反应刚刚好正中下怀。

    安雅盼和戚盛天一直在这里待到了晚上才离开,而安柔说的结婚前不见面,不同房的所有规矩被抛弃的干干净净。

    转眼就到周一,安柔刚刚进公司就看见了林知晓的身影。

    她一下子就冲到了她的面前,躲在了她的身后,而他们的对面,戚盛天闲庭信步般的走过来。

    “辰哥,嫂子!”他礼貌的打招呼,下一刻眼神就注意着他们身后的林知晓。

    对于这种事情,景北辰一点不想参与,于是很不客气的率先走了。

    “柔柔,你要救我!”林知晓紧紧的抓住她的腰,祈求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柔柔,戚总要杀了我!”

    “你别傻了,他最多是吃了你。”他怎么可能杀了她,舍得吗?

    “还是嫂子明事理,怎么这个女人就是不懂呢!”戚盛天笑着朝她们走进。

    林知晓拉着安柔的身子慢慢的转弯,“戚总,你就大人不计,放了我吧!好吗?”

    “我对你做了什么?我让你把我要的资料给我,你跑这么快做什么?”更可恶的是居然还跑到了嫂子的后面,不就是故意的吗!

    “你要的资料里面包括我的户口本?”别逗了,以为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户口本?

    安柔嘴角轻扬,不愧是兄弟啊!做事的方式都一样,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

    还是这个招数是前天戚盛天到家里去的时候,景北辰教他的!

    她怎么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呢!

    “我看看我助理的资料不可以吗?你不给的话也可以,我去找……伯父伯母。”戚盛天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其实他不过一个玩笑话而已,谁知道把她吓得跑那么快,以后这种玩笑还是不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