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一夜丁长林睡得象头猪似的,连章亮雨的信息都没听到,哪里知道,这一夜,这么多力量在对决,这么多手都要伸向他。

    一觉醒来,丁长林才看到章亮雨的信息,就一句话:注意吕铁梅。

    丁长林把这条信息反复看着,不明白章亮雨怎么突然发了这么一条信息?一看表,还没到上班的时间,这个时候,章亮雨应该在家里,他收起了要打电话的心,赶紧洗唰,今天还得去康洛市。

    一忙碌就把要给章亮雨回电话放下来了,这头的章亮雨从昨晚到上班都没见丁长林只言半语,内心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这个丁长林真的就那么维护吕铁梅了吗?

    章亮雨现在有很多话要对丁长林说,特别是方胜海,她越来越复杂,明知道这个男人已经可以肯定地卷入了靖安市货运机场一案,可章亮雨还在自欺欺人的替方胜海找着这样那样的借口,是不是真有什么不得己的苦衷等等。

    章亮雨一个电话把第五莲喊到了办公室,第五莲一来,笑嘻嘻地说道:“师傅,我看到丁大哥了,现在可神气了,看到齐书记在他面前一副讨好的样子,我就笑得水直喷,哈哈,他终于有扬眉吐气的时候,真替他高兴。

    我和海涛去看过丁大哥父母了,就是昨晚,他父母也看到了新闻,可开心了。就是丁大哥没回来看看他们,两个老人还是很有些失落的。

    看来,丁大哥是真的很忙,公示期还剩下三天了,希望丁大哥顺利进入反贪局,关于靖安市的货运机场一案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第五莲看不到章亮雨的异样,以为她也是看了新闻找她分享的,就噼里叭啦地说了一大通。

    章亮雨却在第五莲的话落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第五莲这才认真看章亮雨,粗心的她才知道师傅脸上罩着一层阴影。

    “师傅,怎么啦?你应该高兴啊,这不是你最希望看到的结果吗?”第五莲关心地看着章亮雨问道。

    “小莲,我总感觉会发生什么。我昨天听到吕铁梅和我家老方打电话,谈到了裸照的事情,她这是要干什么呢?我给丁长林发信息,他没回我,电话也没一个,唉,说来说去,他们才是一对,我们在一旁的人是外人。”章亮雨很有些不舒服地说着。

    “怎么还有这事?那个老女人真要拿裸照做文章?她怎么这么不要脸呢?丁大哥是瞎了眼才跟她的,我当时看那些照片气不到一处出,真是有毛病,如果不是你压着我,我才冲她办公室问她了。”第五莲极不满地说着。

    “你是丁长林什么人呢?小莲,我总感觉我家老方一定有问题,马明多也问题不小,如果那些谋杀案全部是他们指使的,你说我怎么办?”章亮雨这个时候真的很有些六神无主,要她大义灭亲的话,章亮雨下不了手,这些年,她和方胜海尽管没有爱情,可处得如同亲人,至少方胜海真的宠着她,几乎百衣百顺,如果没有丁长林的出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