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丁长林把江吕兵的信息认真牢记后,这才给齐高明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说道:“齐书记好。”

    齐高明没想到是丁长林的电话,赶紧说道:“你小子,怎么去了省里这么久才给我来一个电话呢?在省里还习惯吗?”

    “齐书记,来省里确实比较忙,而且很锻炼人,我一直想等有些成绩才敢给您这个老领导讲,现在有点成绩了,这不赶紧告诉老领导一声。”丁长林赶紧如此说着。

    齐高明没问丁长林去反贪局的事情,证明他还不知道。丁长林赶紧说道:“老领导,我要去反贪局任副局长了,所以特地给老领导讲一声。明天,我和一个老总叫祁珊冰的,要来靖安市看看货运机场的那块地,老领导,这可是我极力向祁总推荐了靖安市,您和沙市长商量一下好吗?

    祁总想去冯道主题公园看看,再去银窝村看看,她带着从香港请来的风水大师,让风水大师看看这两块地也挺好的,您说呢?”丁长林商量地和齐高明说着。

    齐高明一听,一下子急了,对着丁长林说道:“你要去反贪局?是不是为了我们市里的这起货运机场一案?不是说好了,让我离开靖安市后,你们想怎么调查就怎么调查,可你现在突然要来调查这个案子,适合吗?

    而且你们先没打个招呼,突然就带着风水先生来看地方,上次也有风水先生来看了地,长林啊,货运机场一案,你自己差点没命了,你怎么还往这个套里钻呢?

    长林,方泽省长知道这件事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他怎么没给我打电话讲这件事呢?还有方泽省长的夫人,她叮嘱我不要再去碰这个案子,你这是要把靖安市翻个底朝天啊,可是翻得动吗?”

    齐高明对于祁珊冰要去靖安市的事情一点也热心,而且数落了半天关于丁长林的不是,这让丁长林又尴尬又为难,他满以为自己是为靖安市做好事,满以为靖安市会如康洛市那般把他和祁珊冰当成坐上宾的,结果满心的兴奋,被齐高明浇了一个透心凉。

    “齐书记,这件事我让老板给您具体详谈好吗?”丁长林和齐高明说不通了,只得自己找台阶下。

    “好的,我自己给方泽省长联系吧。你忙你的事去吧,长林,不是我不欢迎你们,而是情况复杂性,你不是不知道啊。”齐高明很无奈地回应了一下丁长林后,就径直挂掉了电话。

    丁长林发现自己还是想得太高调了,赶紧给沙荣川打了一个电话,把和齐高明说的一番话讲给了沙荣川,沙荣川一听,兴奋地说道:“长林,你小子牛逼啊,这才多久,你果然打开了局面。我在这里先祝贺你高升,至于明天祁总要来的事情,我鼎力欢迎,需要我做什么,直接就行。这件事,铁梅部长知道吗?”

    沙荣川突然提到了吕铁梅,这让丁长林无形之间好尴尬,这件事他没打算让吕铁梅知道,也没打算让吕铁梅参加,如果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