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亮雨赶紧还是回到了客厅,装成看电视,但是方胜海好半天都没出来,她不知道方胜海这是和马明多嘀咕什么,丁长林去省里的结果,是第五莲和她都没想到的,今天丁长林回到了靖安市,靖安市的新闻已经播了,从新闻中,章亮雨看到了一个意气风发的丁长林。

    没想到吕铁梅突然要和方胜海联手,这让章亮雨对吕铁梅大跌眼镜,想想丁长林还对这样的一个女人热情如火啊,不知道他是为了上位,还是内心真就喜欢这个女人。

    方胜海和马明多在电话中分析了半天,他们全部不知道省里是什么意思,丁长林的公示还剩下几天时间,真的就这样让丁长林去反贪局吗?他手中的照片要不要放出来?

    方胜海和马明多也没分析出什么,方胜海思来想去,一个电话打给了谭修平,谭修平还在加班,自从他在常委会上支持了赵亚德和郭江艳后,路天良这边就是没完没了材料,总结,而且以前路天良不关注的事情,现在也会问一问,搞得谭修平极为被动,可是郭江艳突然变卦,让谭修平这边很有些下不了台阶。

    现在方胜海的电话打过来了,谭修平明知道是为了什么,还是接了方胜海的电话。

    “秘书长好。”方胜海问候了一句。

    “我不好,胜海,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丁长林的事情,我也出乎意料,我太小瞧了这个年轻人,我没想到秦方泽怎么突然把这个年轻人带到了省里呢?他什么时候发现这个年轻人的?”谭修平问道。

    方胜海一听谭修平如此说,心里惊了一下,这件事是他为了拆开章亮雨而为,现在想想全是他的错,他适得其反了,而且还和智真大师联手把丁长林送到了反贪局的位置之上,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而且这件事,方胜海还不能让谭修平知道。

    “好象是秦方泽去冯道墓那边发现的,没想到把这个年轻人踢到了文物局,文物局会把他打发去守陵,满以为能除掉他,结果阴错阳差,不仅没除掉这个人,还让他成了调查整个货运机场的案子,秘书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对了,我手上有丁长林和吕铁梅这个女人裸照,还有丁长林和梁国富家的那个丫头的裸照,要不要在这个时候放出来?只要一放出来,丁长林在公示期间出了这样的丑闻,想去反贪局肯定没戏。”方胜海把自己的想法还是提了出来。

    “你们少给我玩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们一放出来,肯定查得出来是你们搞的鬼,这不是等于暴露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而且这次是郭江艳同意丁长林去反贪局,她说出了事,她担着。

    亚德省长都没表示反对,我和你跳出来有用吗?而且靖安市的货运机场一事要查就让丁长林去查,证据都消掉了,该死的人都死了,他能查得出来什么呢?你们都给我听好了,静观其变,别自乱了手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